当前位置: 博斯达环保 > 公司新闻 >

农村污水治 理难点重重 多“接地气 ”或破题


  随着城市经 济的发展,我国农村地区也在不断的发展。然而,伴随着乡镇企业或农村家庭作坊排污、工业和生活废弃物、养殖业、农业生产等都直接污染地下水,地下水污染成为农村水污染最大的隐患。又因我国的一些农村地区因办法不多 、模式单一,钱没少花,效果却没有预期好,管网收集率不高,技术水土不服,治污工程“晒太阳”现象并不鲜 见,农村治污出现种种难点。
  改革开 放以来,我国农村经济取得了长足发展,但传统粗放的农村经济发展模式并没有得到根本转变,许多环境问题日益凸现,农村生态环境令人担忧,特别是环境“脏、乱、差 ”、饮用水源 水质下降、畜禽养殖污染、工业企业和城市污染向农村加速转移等问题突出,使农村环境质量进一步恶化,不仅威胁着农民群众的身体健康,而且制约了农村经济的进一步发展。
  
  我们可 以看到,许多村庄将垃圾堆放在房前屋后,坑边路旁,甚至水源地、泄洪道、池塘,无人负责垃圾收集与处理。同时,乡镇企业或农村家庭作坊排污、工业和生活废弃物、养殖业、农业生产等都直接污染地下水,形成时间长、范 围广,它不像河流等地表水污染一样可以看到,是看不到的污染水源,可以说,地下水污染是农村水污染最大的隐患。
  
  农村污 水处理未来市场规模可观
  
  “水十条”发布后,污 水污泥市场迎来了发展新时期。“十三五”的到来,也 让行业对市场充满期待。近日,E20环境平台高 级合伙人、E20研究院执行 院长、北大环境学院E20联合研究院 副院长薛涛,介绍了E20研究院的最 新研究数据,对“十三五”期间,污水 污泥行业可能释放的市场投资机遇进行了全景扫描。据预测,“十三五”污水处理工程建设市场投资空间超1000亿;污泥工 程建设市场投资空间约350亿。
  
  又据相 关数据说明:我国城市污水排放量为1.1亿吨/日,县城为 2336万吨/日,而建制 镇为2677万吨/日,村庄为 3220吨/日。但是城 市、县城、建制镇、村庄的污水处理率分别为87%、75%、28%、8%,污水处理 率差异巨大。一方面是农村大量污水直排的现状,另一方面是村庄污水处理率的增长仍非常缓慢。相比来说,村庄的污水处理率增长缓慢,平均每年为1%,仍然处于 农村污水处理的初级阶段。由此可知,我国农村污水处理未来市场的规模十足可观。
  
  治污工 程难点重重
  
  可悲的是,我国的一些农村地区因办法不多 、模式单一,钱没少花,效果却没有预期好,管网收集率不高,技术水土不服,治污工程“晒太阳”现象并不鲜 见,农村治污出现种种难点。
  
  处理方 式难定。农村污染点多、面广,各地情况千差万别。有的村庄位于城乡接合部,人口密集;有的位于偏远山区,居住分散;有的在水域敏感区,水生态脆弱。不同地方需要不同解决方案,有的适合集中处理,也有的适合分散式。 然而,一些地方在工作中方式简单,用城市污水处理方式解决农村问题,一味让县级污水处理厂向农村延伸,遭遇困境在所难免。
  
  技术方 案难选。农村污染物种类与城市不同,简单搬用城市污水处理系统行不通。一位污水处理厂技术员坦言,他们所在的村庄养猪场多,猪粪尿养殖废水浓度太高了,COD(化学需氧 量)浓度在1万以上,而 现有污水处理设备上限才到1000,养殖废水 根本处理不了。
  
  农民习 惯难改。农村社会有农村的复杂,农民生产生活习惯不同于城里人,提高农民环保素养,光靠条例、处罚不行,要更多依靠村规民约、自我管理。另外,农村财力有限,污水处理系统不仅建设成本要低,运行成本也要低,“好用不贵”才更有生命 力。
  
  说千难 说万难,多“接地气”就不难。有 的地方“私人定制”,规划前, 挨家挨户上门调查,各家的排污口在哪里?管网怎么布局?布局是否最优?多种模式因村因户制宜,难题迎刃而解。有的地方建单村污水处理池,生物滤床就地取材,运营成本低,入户管道旁,按农户需求留出化粪池,方便实用 ,受到农民欢迎。
  
  “治污下乡”击破污染难 题
  
  农村治 污已刻不容缓。住建部等十部门日前联合出台意见,要求到2020年全面建成 小康社会时,全国90%以上村庄的 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。部分干部及学者建议,打破城乡二元结构,完善农村治污规划,以治污下乡对冲污染下乡的诸多负面影响。
  
  一是加 大专项整顿力度。
  
  有专家 建议,应结合《环保法》修订,来一次全国大排查,采取自查自改、异地检查、明察暗访等方式,发现、处理、曝光一批治污不力、污染突出的地区和企业。
  
  武汉大 学环境法研究所副所长杜群认为,应加大农村环保治污的行政法规、部门规章立法,用更多禁止性、限制性的规定,层层传导压力,层层落实责任,让环保监管触角向农村延伸。华中科技大学环境学院环境工程系教授周敬宣认为 ,治理污染下乡、垃圾围村,应“铁路警察, 各管一段”。
  
  二是完 善农村环保规划,打破城乡二元,促治污监管触角上山下乡。
  
  周敬宣 认为,应把农村纳入城乡统筹的环保治污和垃圾收集处理体系中,从最基础的专业清理、垃圾集中回收处理等做起。同时应严格产业政策,防止东污西移。
  
  三是大 力发展农村治污经济。
  
  污染下 乡和垃圾围村,并非无药可救。在湖北武汉,“垃圾区”就成了“景观区”。第十届园 博会的园址就选在武汉市城乡接合部张公堤附近的垃圾填埋场上。过去17年间,这里 生活垃圾堆积成山,形成了长约1300米、宽约350米的堆体, 相当于60多个足球场 大小,垃圾量超过500万立方米。 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局长苏霓斌说,园博会不选好山好水,而是在生活垃圾填埋场上。虽然挑战巨大,但也为“垃圾围村”难题探索了 破解之道。
  
  农村点 多面广,政府主导垃圾回收、清运难度大、成本高,可行性不高。而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高邑县从破解抓好一家一户、一村一镇解决不好的垃圾处理问题入手,积极探索“政府购买服 务”的垃圾处理 模式,形成了产业链,实现了共赢,值得借鉴推广。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6-2019 山东博斯达 环保科技有限公司 鲁ICP备026542号

手机:15169410027 电话:0536-2228378 0536-2228379  地址:潍坊 市经济开发区玄武东街1101号